竹言奚突然间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,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走着,走着走着,包上的钥匙扣突然掉了,她愣了愣,回身去捡。

  蓦地就听身后传来砰的一声——

  回头一看,就见她刚刚走过的地方,一个花盆从顶上砸下来,碎裂在地。

  她心陡然一紧,唇色越发苍白,如果她不是因为掉了东西突然往回走,那花盆就会直接砸在她的头上。

  也不知道是哪里砸下来的花盆,旁边有人议论纷纷,说她运气真好,逃过了一劫。

  是啊,运气还真好,就差了那么一点。

  竹言奚捡起钥匙扣,站起来,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,也不再敢贴着屋檐下走,深怕又有什么东西落下来。

  心头如鲠在喉,她身体更加的难受。

  站在人行道前等红绿灯,看眼前的景物仿佛都有些晕眩。

  等了好一会儿,竹言奚听到后面有人说绿灯了,她的身体又顺势被拥挤的人流推了一把,便也没有多想就直接走了出去。

  等她走了几步,听到此起彼伏的汽车喇叭声,抬眸一看,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马路中央,而前面的红绿灯还是红灯,川流不息的车子危险擦过她的身体。

  尖锐的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像一声声厉哨,吹得她耳膜生疼,让她难受的蹲下身去。

  **

  “啊——”

  像是经历了无尽的黑暗,终于迎来黎明。

  竹言奚蓦然坐了起来。在一边的打盹儿的糖宝和顾瑾汐也纷纷被惊醒,看竹言奚直挺挺坐在那儿,糖宝忙不迭捂着自己的胸口道:“吓死我了,言奚,你可算是醒了,?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诈尸了呢

  。”

  顾瑾汐立刻伸出手指在她白皙的脑门上弹了两下:“乱说什么,什么诈尸。”

  “你看看她这样子,哪里不像诈尸了,”糖宝扁了扁嘴,又伸手在竹言奚面前挥了挥,“言奚,回魂没有。”

  顾瑾汐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,将透明水杯递到竹言奚唇边:“来,言奚,先喝口水,你昏睡了那么久,肯定口渴了。”

  竹言奚愣愣的,昏迷前那窒息的死亡感还真实的存在着,她望着顾瑾汐和糖宝,蠕动了一下干裂的双唇:“我没死啊?”

  顾瑾汐失笑:“我真是要被你们两个给气死了,你要是死了,我们是啥。”竹言奚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想起昏迷前的最后一幕,仍是难掩惊恐,就着顾瑾汐的手将水喝了以后,她又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,剧烈的疼痛让她确定自己真的还活着,

  不由松了口气:“真是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。”

  顾瑾汐轻斥道:“你发烧了怎么还一个人在街上乱跑,知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,一不小心那些车轮就会真的把你撵成肉饼!”

  竹言奚难掩心有余悸,立刻伸出手指在额头和肩膀两处点了一下:“阿弥陀佛,感谢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我平安!”

  糖宝在一边看着:“你是不是求错神了,你刚刚不是应该拜的耶稣吗。”

  “一样一样都一样。”在医院打了吊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神秘老公有点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民国奇人只为原作者容小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小九并收藏神秘老公有点坏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