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娃儿点点头,他的小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,腿脚还不由自主的打哆嗦。

  “行,那就跟我进来吧,你放心,保证让你满意。”

  张晓琴伸出她的玉手,把财娃儿拉进了卧室里。

  “喂!喂!喂!我说……”

  王长兴本来是想阻止的,这可是他自己的家,他自己的铺,这种霉人的事,怎么能就在他这里解决呢。

  可张晓琴并没有给他机会,他还没把话说完,房门就砰的一声被关上了,把他一人留在外面羡慕嫉妒恨。

  很快,屋里就传出来张晓琴的叫声,叫得王长兴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他在堂屋里来来回回的徘徊着,恨不得找两团棉花把自己的耳朵给塞起来。

  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吧,屋里的叫声终于听了下来。王长兴舒了一口大气,端起桌上的碗,倒了半碗水灌下肚去。

  “给。”

  财娃儿倒是守信,裤子都还没提好,就赶紧把二十块钱付给张晓琴。

  张晓琴的衣服也只穿到一半,她笑着接下钱。

  “大哥,谢谢你啊!还满意吧?”

  “挺好的。”

  财娃儿还有些不好意思,背着张晓琴,坐在铺沿上穿衣服。

  张晓琴把身子挪到财娃儿身旁,双手搭在财娃儿肩上。

  “以后有需要还可以来找我,在王长兴这里寻不到我,可以去元吉村六组张炳林家寻我,可别忘了噢。以后若有生意,记得介绍给我哦!”

  张晓琴凑在财娃儿耳边,温声细语的说到。和平日里的她简直判若两人,就是和她同铺共枕过十多年的蒋福,也没有享受过她这般温柔以待。

  财娃儿那男人的狼性,又被张晓琴这么一挑逗,给激发了出来。

  他火急火燎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和裤子,又把张晓琴按倒在铺上,很快,张晓琴就叫出了声。

  在堂屋里等她们出来的王长兴,听到屋里又响起的嘤咛声,惊得从凳子上站起来。

  “还来,这财娃儿瘦不拉几的,没想到这么能干,还来个第二春。”

  王长兴自言自语的嘀咕着,是又嫉妒羡慕恨呀!屋里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大,一声比一声真实。他能够听出,这并不是张晓琴装出来的,是财娃儿真的把她降伏得喊叫。

  这简直就是打脸,他比财娃儿年轻好几岁,财娃儿却能这么的威猛,而自己每次就那么草草了事,张晓琴也只是配合着哼唧几声,那声音假的他都能分辨得出。

  他实在听不下去了,找了一张卫生纸,揉成两个小团塞到耳朵里。

  没用,声音还是一直萦绕在耳旁。

  他干脆提了瓶酒,拿了个杯子冲到院外去,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喝酒压制心中的不悦。

  没用,声音穿过墙壁,穿过卫生纸,又跑到了他耳朵里。

  他气得拍桌跺脚,一杯一杯的灌自己酒。

  门口路过的乡亲,听到屋里传出来的嘤咛声,忍不住冲进院里。

  “长兴呀,你这屋里在做什么呀?你找对象了?这声音是在叫你进去吧?”

  村里一个死了老伴的大叔,听到这让人心猿意马的嘤咛声,向王长兴追问。

  王长兴有些手足无措,慌忙取掉耳朵里的卫生纸,慌慌张张的从石凳子上站起身来。

  “赵大叔,你——今天怎么得空上我家来?”

  “这不是被你屋里这勾魂夺魄的声音给吸引过来的吗?这是?”

  “噢,电视里的声音,放电视呢!”

  “电视?放电视,那你干嘛在院里待着,什么好看的电视,我得进去瞧瞧。”

  很显然,这个赵大叔根本就不相信王长兴的话,他朝堂屋里看了一眼。堂屋正中的那个黑白电视剧明明是关着的,他边说边朝屋里走去。

  王长兴这下急了,赶紧上前挡住赵大叔的去路。

  “赵大叔,这——我——这不方便,你改日再来看吧!我家里确实有客人。”

  王长兴支支吾吾的,真的找不到合适的理由,打发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。

  “什么客人?这么神秘兮兮的,还不让见生人吗?”

  “反正就是客人,你还是先请回吧!”

  王长兴一边说着,一边推着拽着将赵大叔送出门去。

  赵大叔还叽里咕噜的抱怨着,好像不太愿意离开。

  王长兴目送赵大叔离开,看着他往回走,他才折回屋里去,用力拍打着卧室的房门,冲着屋里大吼大叫。

  “你们能不能小声一点,是想把全村的人都给招过来吗?”

  张晓琴和财娃儿听到王长兴的叫喊声,张晓琴识趣的压低了声音,但叫声并没有因为王长兴的叫喊而停下来。

  赵大叔没走几步,就又折了回来,他就是想弄清楚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民国奇人只为原作者樱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椤并收藏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