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心如刀绞,意识到,一定又是吴菊虐待小双凝了。

  “凝凝,你奶奶又打你了?”

  小双凝紧咬着下嘴唇,摇了摇头。

  “不是?那你的脸,还有这血?”

  “是……是姑妈!”

  小双凝毕竟就这么大点,她不懂得撒谎,照实话跟张炳林说。还张开嘴,把受伤的舌头伸出来给张炳林看。

  “你姑妈,她回来了啊?”

  小双凝再次点点头,张炳林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双凝,哪还有心情钓鱼。把小双凝紧紧的抱在怀里,替她整理乱发。

  他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窝囊,连自己的亲孙女受虐待,自己却也不能站出来保护她。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给小双凝一个怀抱,让她能放松警惕,好好的睡上一觉。

  小双凝在张炳林的安抚下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张炳林就抱着小双凝一直坐在河边,河里的鱼竿有鱼儿咬钩,他也无心去理会。

  河坝上绿草如茵,草丛里蚂蚱们在欢快的跳跃着,河岸上的柳树随着微风,在轻摇着它们的身姿,此刻,静得连河水流过的声音也能听得到。

  这祖孙俩,坐在这如诗如画的地方,给本就怡人的风景,又添一样别样的景致。

  张炳林多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,让小双凝永远都睡得像现在这么香甜。

  直到夕阳的余光洒落到湖面,张炳林才叫醒小双凝,收好自己的鱼竿,一手扛着鱼竿,一手牵着小双凝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  一进院门,迎来的就是吴菊劈头盖脸的痛骂。

  “好啊!我就说你这死丫头跑哪里去了嘛!原来是去找你这个没用的爷爷啊!老的少的没一个省心的,害得我还为你着急上火半天,以为你想不开去死去了。今天不好好收拾你,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。”

  小双凝早已吓得面色苍白,紧紧抱住张炳林的大腿,躲在张炳林身后。

  “阿娘,给。”

  张晓琴给吴菊送来了“家法棍”,吴菊接过来,高举起棍子,就要朝小双凝身上打去。

  “够了。”

  张炳林使出全身的力气,大声咆哮到。

  吴菊有些猝不及防,被吓得停止了手里的动作。

  “你吃*了啊?这么大声干什么?闪开,我管教孙女,没你的事。”

  反应过来的吴菊,抱怨了两句,一把把张炳林推开。小双凝也顺势跟着闪到一边去,让吴菊扑了个空。

  “行了,别动不动就打,这么大点的孩子,要是伤到哪里怎么办?”

  “阿爹,你别妇人之仁了,这孩子得打,你看今天下午我才管教了一通,这不,不到两分钟,她居然敢不知会大人偷跑出去。再不管,指不定哪天她要上天。”

  张晓琴还在旁边添油加醋,大力支持吴菊的做法。

  她们根本就不把小双凝当做亲人,甚至都不把她当做人来看。当做一个可以让自己发泄出气的出气筒,当做一个可以骗钱的筹码。

  “你走不走开,再不走开连你一起打。”

  吴菊用棍子指着张炳林的鼻子,威胁他赶紧让开。

  张炳林看着眼前这根指头粗的棍子,若这真的打在小双凝身上,可真的够她受了。

  “打吧!有什么气就冲我来,我替她挨。”

  张炳林被逼得好不容易硬气一回,若是以前,他肯定又做缩头乌龟,躲进房里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  “呦喂!老了还长骨气了啊?哈哈……行啊!你想出风头是不是,我就让你出个够。”

  吴菊说着,举起棍子,对着张炳林就是一阵猛打。

  张炳林被打得四处躲,身体的疼痛让他分不了心去护着小双凝了,两人都被打得四处躲窜。

  吴菊打够了,气消了,才停了下来。不说张炳林和小双凝有多痛,连她自己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  她叉着腰,喘着大气,用手指指着抱在一起的祖孙俩。

  “死丫头,今天晚上不准吃饭,去你爹灵像前罚跪。”

  小双凝的手臂上,腿上,都是指头粗的红印,泪水已经湿透了她的那件破衣。

  吴菊的话音落了许久,小双凝还是依偎在张炳林怀里,没有要去的意思,这下把吴菊给惹怒了。

  “是不是还没打够,还不去。”

  小双凝从张炳林怀里挣脱出来,一瘸一拐的朝屋里走去,乖乖跪在了张继宗的灵像前。

  吴菊也真是说得出做得出,真让本就伤痕累累的小双凝罚跪,真的不给她饭吃。

  半夜,张炳林趁着吴菊睡着,才偷偷从床上爬起,弄了一些剩菜剩饭给小双凝端去。

  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小双凝,看到剩菜剩饭,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民国奇人只为原作者樱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椤并收藏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