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倩倩,你这又是何苦呢?我不毁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毁。你这样让我以后如何自处?”

  博艺喃喃自语到,被跑进来的小佑琛给打断了思绪。

  “爸爸,觉觉,爸爸……”

  “好,走,宝贝,爸爸带你去睡觉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就这样,倩倩是博艺的新对象,在外人眼里成了不争的事实。

  从那天以后,文才想了很多招,把刚洗的衣服拿去地上弄脏,再放回去晾着;把小石头的奶粉藏起来;把小石头的尿片偷偷取掉,让小石头拉一床的粑粑……

  但这些都没有让淑梅的心有任何的动摇,她就没有想过要离开,而是心平气和的把这些恶作剧都一一搞定。只是多花些功夫的事,多她而言算不了什么。

  文才可就按赖不住了,他就纳闷了,这康淑梅到底何方神圣啊?我这么捉弄她,她竟然还能每天对着我笑嘻嘻的,不但如此,还劝我出去赚钱。

  更甚者,院里住了这么多年的老邻居,居然个个见了自己更见了瘟神似的,而见了她康淑梅,就像见到财神爷似的,个个都笑脸相迎。

  别人越是对淑梅好,他就越是生气。他竟然对淑梅产生了好奇心,开始跟踪起淑梅来。

  树梅出面的路线很简单,都是两点一线,四合院到菜市场。

  也正因为此,文才看到了不一样的淑梅,看到了她和菜贩们周旋,为了能少一毛钱,而和菜贩讨价还价半天。除此,他还发现淑梅对别人家的孩子也特别感兴趣,每碰到四五个月大的孩子,她都会凑上去仔细看看。

  文才远远的鬼鬼祟祟跟在淑梅身后,看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  在路过公园时,从草地里突然传来孩子的哭声。

  平时冷静的淑梅,突然发了疯似的朝草地寻去,嘴里不停的念叨:“双婉,双婉……是你吗?”

  在淑梅心里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双婉的念头,平日里看着她活得跟正常人似的,每当在夜深人静时,看着熟睡的小石头,她就会想起被婆婆扔掉的双婉。一想起双婉,她就会以泪洗面,抱着被眼泪湿透的枕头,哭着入睡。

  当她在草地上发现被人扔弃的孩子时,她疯了似的扑过去,她多希望,躺在那冰冷的草地上的,就是自己的双婉。

  可事实又在她心里撒了把盐,草地里躺着的,不过是一个同双婉一样,身体有疾,被人抛弃的女婴,不是她的双婉。

  她颤抖着双手,将孩子抱在怀里,把孩子送到了福利院。从福利院出来,她想了很多。

  双婉,希望你也能像这个弃婴一样,能有个安生之所,在某个角落里等着妈妈,妈妈一定会拼尽全力去找你。

  她失魂落魄走在回四合院的路上,像被霜打的茄子,弃婴的出现,把她冰封了这么久的伤痛,又全部勾了起来。

  这个康淑梅,怎么对孩子那么感兴趣啊?我还以为她只对小石头上心,没想到对别人家的孩子也这么上心。

  文才躲在大树后面,偷偷看着淑梅的一举一动。

  “兄弟,你这是在跟踪?私家侦探?这钱好赚吗?借个火。”

  大树旁,几个男人在草地上打牌,看着文才异常的举动。一个男人叼着烟,拍了文才的肩膀问到,文才被这突然其来的手,吓得差点尿裤子。

  文才朝那人尴尬的笑了笑,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火柴递给那人。

  平时把自己关到家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文才,突然走出门来,根本接受不了外边那些新事物的诱惑。

  “你们这是做什么啊?打牌?”

  文才好奇的看向他们,看向那个以一块大石头为赌桌的牌面。

  “是啊!要不要过去玩两把,消遣消遣?”

  “算了,我不会……”

  “来吧,越多人玩,才越有趣,一学就会。”

  这个男人今天手气背,输红了眼,他看文才穿得不错,认为文才身上肯定有钱,想拉文才入伙,从文才身上揩点油水。

  那男人扔掉嘴里抽了一半的烟头,用脚狠狠的踩了踩,搭着文才的肩将文才给拽到了他们的赌桌前。

  “来来来,给这位兄弟挪个位置。”

  那男人拍了拍自己牌友的肩膀,将文才拉到自己跟前坐下。

  “昭阳,你撒泡尿,竟然撒出个人来啊?”

  “去去去,边去,这兄弟是新手,大家都照顾着点,你看啊!一人三张牌,三个a最大,依次下来三个k,三个j……”

  那男人开始耐心的给文才讲解,刚讲到一半就被另一个牌友小伟给打断了。

  “这不是李家的二儿子,李文才吗?”

  小伟细细打量了一番文才,想了很久,才叫出了文才的名字。

  “你认识我?”

  “怎么可能不认识?你家可是镇上数一数二的有钱人,确切的说是你哥李文学。镇上谁不知道,你哥在县里开了个制衣厂,那财神爷都是你家养的。”

  原来还是冲着哥的名气,才认出自己的,文才还以为是自己有名气呢!

  昭阳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文才,他原本只想捞点小钱,没想到自己居然碰上这么个财神爷。他心里打起了小算盘,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呀!

  这四个人,都是镇上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的小混混。以前文才在老婶子们的庇护下,很少接触到这样的人,所以他也不知道,这些人是有多么的危险。

  “建娃儿,你来,好好教教我们李大少爷,我和小伟去买几瓶水。”

  昭阳给小伟使了个眼色,把文才交到建娃儿手里。

  “我说各位,我还是不打了,我着急出来,身上也没带太多钱。”

  文才说着,就准备齐声离开,被昭阳给强行按了回去。

  “兄弟,我们玩得小,输赢不大,图个娱乐,消磨消磨时间。是男人就坐下,别跟个娘们儿似的,扭扭捏捏的,我买几瓶水,很快就回来。”

  向来死要面子的文才,怎么受得了别人说他不是男人,硬着头皮留了下来。

  昭阳和小伟起身一起离开,走到马路对面的百货店,买了几瓶汽水。

  两人一起点了支烟,靠在百货店门口的梧桐上,一边抽烟一边商量着。

  “小伟啊!你说我们平时去工地弄点钢筋什么的,也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民国奇人只为原作者樱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椤并收藏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