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娘,你就放心吧!这十里八村,上了年纪的单身汉多得是,三条腿的蛤蟆罕见,这两条腿的单身汉还不好找?就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,我也一定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找来,一个相不上,就换一个,再说了,淑梅条件也不差,问题不大。只是这去人家家里,空着手好像显得我们家太不懂礼数了。”

  东拉西扯,张晓琴总算把话题引到钱上来,在手里做着数钞票的手势,并给吴菊使眼色,示意让吴菊看她手里的钱。

  吴菊低下头看到自己手里捏着的钱,突然恍然大悟。将手里的钱,分了30块钱塞到张晓琴手里。

  “你放心,只要把此事办好,阿娘不会亏待你。”

  张晓琴虽然没有笑出声,但从她脸上也能看出得意,她还故意装作孝顺的样子。

  “阿娘,你把生活费拿给我去办事,那你们怎么过?”

  吴菊看了一眼坐在那里闷声不吭的张炳林,凑到张晓琴耳旁,小声的说:“你放心,阿娘有钱,吃穿是不愁的,只是不想便宜了外人,以后等阿娘百年之后,阿娘都留给你。”

  平时真的是小看了阿娘,没想到她还是个隐形富人啊!以后我可得多回来陪陪她,尽尽孝道。

  此时,衣服也换好衣服,朝堂屋里走来,两人停止了窃窃私语。吴菊还有些作贼心虚的样子,表情特别的不自然。

  淑梅刚走进房门,就看见文才已经晕倒在柜子旁。她慌忙跑过去将文才扶起,文才全身滚烫,冰凉的衣服也因为他过高的体温,而变得不那么凉。

  “文才,文才,你怎么了?你醒醒,你醒一醒啊!”

  淑梅一边大声的呼唤着文才,一边用手去摸他的额头。他的额头滚烫,脸颊也因为高温泛起了红晕。

  淑梅的叫声实在太大,吴菊等人闻声,也跑进了屋里。张炳林一进门,就去帮淑梅扶文才。吴菊和张晓琴,却是不屑的看了一眼,继续回到堂屋里去窃窃私语,商量她们的好计策去了。

  两人把文才扶到床上躺下,淑梅摸摸自己的额头,又摸摸文才的额头,再次确认文才是不是发烧了。

  “怎么?他发烧了?”

  “是啊!阿爹,你帮忙把他的湿衣服脱下来,把干衣服给他换上。”

  “行!”

  张炳林毫不犹豫的行动起来,淑梅慌脚忙手的在衣柜里找了件自己的棉衣,放到床头。

  这件棉衣还是崭新的,是淑梅和继宗成亲时,继宗给她制的,淑梅一直都没舍得穿,只是逢年过节拿出来穿一下。棉衣是大红色的,上面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碎花,眼色看起来倒是挺亮丽。

  “阿爹,待会儿把这件给他穿上,我出去准备架车,他烧得这么厉害,得赶紧送他去医院。”

  淑梅说完,赶紧朝院里走去,把已经破旧不堪的架车,稍作修整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阿爹,换好了吗?”

  淑梅用力压了压架车,又来回推了两下,确定能用了,才朝着屋里叫喊。

  “行了,我这就扶他出来。”

  张炳林说着,艰难的扶着文才往外走,淑梅赶紧前来帮忙,两人一起将文才扶到院里的架车上躺着。

  这时间太过匆忙,淑梅连孩子都没来得及抱一下,这又得往镇上赶。

  为了一解思念之苦,她还是从夹缝中抽出时间,跑回吴菊她们屋里,看着摇篮里,已经长大不少的小双凝。俯下身去,轻轻的亲了一下孩子的脸。

  “宝贝,对不起,妈妈不能陪在你的身边,看着你一天天长大,妈妈不是个称职的好妈妈。你乖,妈妈会尽快存够钱,然后陪着你身边,看着你长大。”

  说完,淑梅再次抚摸了一下孩子的脸庞,狠下心,头也不回的回到了院里。

  “淑梅,我来拉,你来推。”

  张炳林已经把架车的绳子套在了身上,想帮淑梅把文才送到镇上去。

  淑梅用力点了点头,扶着架车,架车开始缓慢的朝院外驶去。

  “真是的,一个大男人,这么娇滴滴的,不就是个伤风感冒吗?还得兴师动众的送去医院。淑梅,别忘了按时送生活费回来。”

  吴菊走到门口,自言自语的抱怨着。不过这次她还算挺仁慈的了,没有阻止张炳林的擅自行动。

  “阿娘,我知道了,小双凝就劳烦阿娘好好照看了。”淑梅回头回应着吴菊。

  张晓琴在桌上抓了一把花生,一边剥着花生,一边朝吴菊这边走来。

  “这就是有钱人啊!”

  “不对……晓琴,这相亲的事,你先张罗着,见面的事,就等你哥哥一年丧期之后再说。可阿娘,平时你也得给她敲敲警钟,她可不比你,未必会替哥哥着想。”

  她们村里有个风俗,在配偶丧期一年里,不得另择伴侣。否则就是对死者的不敬,让死者死不瞑目。

  当然,这个“见异思迁”的人,也会背负上骂名。这也是博艺顾及的地方,所以博艺一直不愿对淑梅吐露真心,多半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。

  看着淑梅她们消失在院门口,吴菊好像又想到什么似的,突然对张晓琴这么一说。

  “阿娘,你这是担心……行,我知道怎么做,不会让哥哥死不瞑目的,一年丧期后,再带人过来。”

  张炳林和淑梅艰难的推着文才,一步一步朝镇子的方向行去。

  在路上碰到下工回来的博艺,博艺什么也没问,二话不说就接过了张炳林的绳子,一起帮他们把文才往镇里拉。他们足足折腾了四个多小时,才来到镇上的医院。

  幸好淑梅身上有剩余的50块工钱,不然她都不知道上哪里去弄这挂号费,医药费。

  楼上楼下,挂号处取药处,她来来回回跑得个马不停蹄。

  文才打了吊水,经过了物理降温,总算把烧退了下来,可是还是一直昏迷不醒。

  也是这文才平时太好逸恶劳,太缺乏锻炼,身体底子弱,一点伤风感冒就像得了大病似的。

  眼看着天就黑了下来,淑梅这才想起老婶子。文才病成这样,她应该第一时间通知老婶子的。

  “阿爹,你帮我看着点他,我去通知一下他妈妈。”

  淑梅忙前忙后的跑,张炳林一直都留下来帮忙照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民国奇人只为原作者樱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椤并收藏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最新章节